张青菜是棵菜

七千五百四十八线小写手,手残刻章星人,偷懒国家一级选手。

【卜岳】双向暗恋。

只有在干正事的时候才会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坑

前文都删了,重新就发一遍完整的,假装是个一发完

依然流水账+小学生文笔+OOC+私设

如果有人在等这篇文,我很抱歉

标着的123只是说明我三次才写完而已,毫无意义

lof的开头空两个让人崩溃,写着写着都不会用标点符号了

将就着看吧。

------------------------以上是碎碎念---------------------------------------

1、

       岳明辉决定离婚了。因为他发现他爱上了新来的实习生——卜凡。

       这个结果是在和现任妻子兼“好闺蜜”的讨论下一致得出的,两人本来就是为了应付双方家人才选择结婚,结婚四年没有孩子,告诉家人的理由是他岳明辉不行。

       岳明辉到底行不行他自己心里清楚,只是不想一个女孩子已经和身为同性恋的自己结婚了,还要因为生育的问题被外人说道。

       而关于岳明辉怎么得出自己爱上了卜凡这个结论,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两个月前,大概是暑假刚开始的时候,人事部把这个高高大大的男孩送过来,说是新来的暑期实习生。其实暑期实习生多少有点尴尬,只待短短的两个月,很少有人愿意从头开始教一个完全的新人该怎么做,于是,他被送来了脾气最好不过的岳明辉这里。

      卜凡来的时候,站在岳明辉身边,着实让岳明辉吓了一跳,心想,这男孩儿可真高啊。然后很快定了神,在部门里环顾了一圈,得,没一个人抬头看他俩。也是,带实习生又不加工资,这帮自己手头事儿都一堆的崽子们,又有谁愿意带个实习生呢?

       于是,卜凡成了岳明辉的实习助理,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里的那种。只是,岳明辉虽然带了个实习助理,却还是习惯亲力亲为,部下交上来的策划案还是要自己看,一个卜凡并不能帮他做些什么。

       更多的时候,卜凡能做的就是端茶倒水和整理文件,但他却也没有因此厌烦的样子,抱怨的话更是没有过。这反倒勾起了岳明辉的好奇心。

       岳明辉开始用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来观察卜凡。很快得出结论,卜凡这人挺有意思的。北方汉子直来直去,虽然有时候有点害羞,有一点点山东口音,但是嘴甜,一口一个哥哥,一口一个姐姐,部门里这些人精都被他哄的极好,还会做饭,中午都是自己带饭来公司,好像公司里不少人都尝过了他的手艺。

     “我有尝过吗?”总结到这里,岳明辉开始回忆。得出来的答案是应该没有。为什么没有呢?还不是因为岳明辉基本就没有按时吃过午饭。卜凡也问过他要不要尝尝看,但却总是遇到各种情况,要么是甲方爸爸有新要求,要么是大老板紧急召唤的应酬,总之就是各种不巧。顺便也想到了卜凡询问自己时的眼神,像是家里养的大狗狗出门玩耍找到了好东西回家向主人献宝的样子。有点可爱。

       岳明辉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怎么会想到用“可爱”来形容一个一米九多进公司不出示工作证就特别容易被保安拦下来的大男生的呢?

       顺手从桌上拿起曲奇饼干往嘴里送,用来压惊。只是在咬下去得瞬间,他终于想起,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桌上总会在下午的时候有这种明显是手作的曲奇饼干?

       味道还不错,和咖啡挺配的,嗯,里面有腰果,杏仁……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岳明辉那英明神武的大脑已经在工作时间想了很多关于卜凡的事情,这不是他该做的事,于是甩了甩头,继续工作。

       等到终于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手边的咖啡也喝完了,下意识的想叫卜凡帮忙倒一下咖啡,“凡……”话都说出口才想到卜凡被自己叫去给部下们买下午茶了。于是只好自己去茶水间倒咖啡。

       走到茶水间门口,却听到了里面的讨论声,好像是关于卜凡和他自己。

    “诶,你们有没有发现岳哥最近老盯着卜凡看?”

    “对对对,我也发现了,岳哥上一次这么盯着人看还是那时候怀疑混进来商业间谍的时候。”

   “卜凡怎么会是商业间谍啊,我问过人事部的小姐妹了,就是一在校大学生,好像打游戏还蛮厉害的……”

    岳明辉不禁开始想,我不过是想观察一下,怎么就成了怀疑别人了呢。低头笑了笑,站在门口轻咳了一声,然后从容的走进去倒完咖啡,回办公室。

    留下几个突然安静,只敢用眼神交流猜测她们岳哥到底听到了多少的小员工。

只是,岳明辉观察卜凡好像成了习惯,他虽然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却也没把这当成什么事儿。

    有时候工作久了微微抬头,会看到卜凡慌乱的收起手机。

    有时候吃着曲奇,办公室里明明没人,却感受到有目光注视。

    有时候拿起咖啡杯的时候会碰到卜凡刚好来拿他的杯子,然后轻轻告诉他,“咖啡凉了,别喝了,我给你换新的。”这种情况他总是呆呆的点头,然后看到卜凡勾起的笑容。

     就这样等到有一天在接他的妻子兼“好闺蜜”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她突然问到“欸,岳明辉你最近老是提起的那个卜凡到底是个怎么样的?”

    “啊,我有经常提到吗?”

    “有啊,你自己去看看我们的微信聊天记录。”

    岳明辉立刻低头划开手机,在微信里搜索“卜凡”,emmmmm ……好像真的有点多。

    “你该不会喜欢上人家了吧!”

    “会吗……好像……可能……有点……?这就是喜欢吗?”岳明辉有点想不明白。

    “你这哪是有点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明白了记得告诉我,我们去离个婚。”

    “好。”岳明辉点了点头答道。


2、

卜凡,现役大学生,兼职模特和游戏博主,凭着不俗的游戏操作和海蛎子味儿的青岛口音,在一众游戏博主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暑假在给出国走秀的学长看房子,学校暑假放的早,平时偶尔直播,做做视频,小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

    直到有一天,做完视频,戴着眼镜就去了窗台边抽烟,洁癖的学长能允许他在家里抽烟已经是底线,他看到了对面楼靠在阳台边的一个男人。

    月光很好,夏夜的城市的星空还有那么一丝清朗,男人的轮廓在这样的夜晚并没有多么清晰,不知哪来的风掀起衣角,隐约可见是劲瘦的腰身,烟的火光倒要更清楚些,只是一下子冲进了曾经以为一生只爱电脑的少男心房,好不容易凉爽一点的夜晚在此刻的卜凡心中也成了正午阳光直射下的温度。

    似乎是注意到卜凡的目光,男人好像朝这边笑了一下。

    “我恋爱了。”这是卜凡当时大脑里唯一的想法。

    一旦确定了这个想法卜凡就成了一个行动派,一个有点像变态的行动派。每天都在观察着对面男人的生活,他平时在家会给自己扎辫子,他有虎牙,他在家的晚上都是点的外卖,他放在柜子上的照片是张合影,和一个年轻女人,很亲密的样子,可能是他的老婆……老婆!

  “不可能!一定是他的妹妹,对,肯定是妹妹!”卜凡在心里这样想到,或者说,他打从心底的希望是这样。

       自我安慰结束。男人已经西装革履准备出门上班了。卜凡也就收拾好小挎包准备出门,毕竟暑假开始前答应学姐要去帮忙,昨天晚上学姐发微信来说明天需要他去救场,约好的模特突发阑尾炎住院做手术去了,整个团队就等这一天,过了这一天又是各有各的事情,时间太难安排。

       拍摄的工作倒也不难,对卜凡这样专业的而言更是找到感觉就很快结束了。学姐看完成的这么顺利,说开学一定请他吃饭。卜凡笑了笑也就应下了,迈开大长腿准备回家。

    “岳哥,今天下午的会议甲方说要迟到半个小时,但是本来主持会议的文姐这个会议结束马上还有项目,时间调不过来……”“我看看,我下午时间可以,会议我来吧,待会马上把资料发我一份。”“好的,岳哥,可是你要看资料的话,午饭怎么办?”“没事,爷们儿嘛,会开完了再说吧。”“谢谢你岳哥,文姐说这个项目结束就请你吃饭。”“那敢情好啊,文姐知道我爱吃啥的,那我就不客气了。”两人说着话就从打开的电梯门前走过。

       正好在电梯里的卜凡循着声音把视线从手机上。是他。是他!就是他!我的小可爱!原来他戴眼镜是这个样子啊,好好看啊!卜凡心里的欢呼已经停不下来了,面上却没有流露出来,只是默默记下了所在的楼层,等到电梯到达地面,便去大楼前台记下了公司名字,心里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卜凡的运气还不错,顺利的成了一名暑期实习生,并且还是作为岳明辉的助理,卜凡也终于知道了一直喜欢的人的名字,虽然钱不多,但也不指望能赚钱,毕竟追对象才是主要目的。

       不过有一件事让卜凡不是很开心,就是食堂真的不好吃,很多同事都会自己带饭或者叫外卖,而就他观察了几天岳明辉之后就更不开心了,几乎从不按时吃午饭,有时候饿过头了甚至就不吃了。

       作为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青岛男人怎么可以让自己喜欢的人连饭都不好好吃。于是卜凡就开始对岳明辉进行投喂,也庆幸学长虽然不爱下厨,但是却买了全套厨房用具。各种各样的曲奇、小蛋糕到中式的绿豆糕、板栗饼,一个礼拜不重样都没有什么难度。

       看着自己放在岳明辉桌上的小点心被他顺手拿起来吃掉,卜凡的心里就像是除夕夜晚的烟花一样绚烂,又小心翼翼的观察他每天吃了多少,知道了他对口味的偏好,本质上来说就是什么都吃,完全不挑食,吃什么东西都很满足,十分好养活,就是那种做菜的人最喜欢的食客。怎么办,更喜欢他了。

       虽然卜凡很喜欢岳明辉,但是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告白。即使现在岳明辉在工作时遇到事情第一时间会叫他,即使岳明辉已经亲密的开始叫他“凡砸”,即使他已经可以每天和岳明辉一起上班,知道他喜欢的香水后调基本都是安息香,即使……

       这样幸福又纠结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卜凡的暑假要结束了,实习也要结束了。这一个多月,整个部门都很喜欢卜凡,看着有点凶,但却是个有趣又招人喜欢的大男孩。又正好碰到一个大项目结束,于是文姐就提议大家一起出去吃个饭,一方面庆祝顺利完成项目,一方面也是为卜凡送行。

3、

       岳明辉一听这建议,觉得可以,于是就大手一挥,把一顿饭升级成了两天一夜的海滩别墅小度假。

       文姐只好说,这次是你们岳哥请的,我的留到后面,这两天就好好玩吧。说罢,无奈的看了一眼岳明辉,确是发现他笑的很开心,像是干了坏事还没有被主人发现的猫。

       岳明辉的确是对这次活动存了那么一点小心思的。前两天他恢复了单身,妻子变成了好闺蜜,于是两个人开始讨论怎么向卜凡告白,或许,这次活动正是试探卜凡心意的最好机会,如果他是个直男,那么他就会放弃,至少一贯的理性思维是这么告诉他的。

       有小心思的当然不止岳明辉一个人,还有“处心积虑”的卜凡,因为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也是最好的机会。于是他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准备,上网查所谓的“最成功的告白方式”,联系私教有没有什么最快速的肌肉的塑形方法,研究要在度假时做的菜和带过去的小零食,甚至还找学长借了两套衣服,为了这两套衣服可是付出了不小代价,但是要能追到岳明辉,怎么样都值了!

       当生活有了期待,那么日子总会过的很快,更何况是这样的假期。

       这天早上卜凡早早就起床,准备好一切,激动的就像是春游前的小学生,今天虽然也是和岳明辉一起去公司,却又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大概是终于下定的决心和虽然努力的准备但是依然在的紧张感,倒是岳明辉还和平日一样,看到他笑得露出了虎牙,顺手一拍卜凡的肩,“凡子,早呀!”

     “岳哥早上好,早饭吃了没,我早上特意多做了一份给你的,鸡蛋灌饼加里脊,还热着呢,还有豆浆。”说着,把早饭递给了岳明辉,期待着岳明辉接下这份早饭。

     “哟,我们凡子还会做这个,可以啊,哥哥就喜欢这个。”卜凡当然知道岳明辉喜欢,这可是他特地找小区西门口的大爷学的,看着岳明辉开心的吃着鸡蛋灌饼,卜凡打开豆浆喝了一口,压一下激动的小心情。

       不仅卜凡激动,天知道岳明辉是多努力才让早上的一个简单的打招呼进行的那么自然的,出门前check了不知道多少次今天的发型衣服鞋子和香水,前一天晚上演练了多少遍,吃到鸡蛋灌饼又是多努力才没有开心的嘴角咧到耳朵根。

       后面就是一路无话,岳明辉认真的吃早饭,卜凡认真的观察岳明辉吃早饭。到了地铁却是运气不错,两个人竟然还有座,坐下后却是卜凡问岳明辉,“岳哥,听歌吗?”岳明辉听到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嗯”了一声,大男孩向他靠近,清爽的味道,温柔的给他塞好了耳机,看到岳明辉好像还是有点愣愣的,便冲他笑了一下。

       一路上却是两人都没什么心思听歌,卜凡闻着岳明辉身上的香水味,柑橘香气,但又中和着丝丝甜味,后调却是令人舒适,这样的香味让卜凡有点沉醉,只想溺死在这气息中。岳明辉心跳的猛烈只有自己知道,刚刚的亲近举动让他有点手足无措,却又开始期待更多。

       到了公司楼下,远远的就看到文姐在那冲他们招手,喊道,“大家都到了,就等你们俩了,腿那么长,倒是走快点呀!”

    “这不是在赶了吗,凡子咱们跑两步?”听到文姐的话,岳明辉这样问卜凡。

       卜凡当然没意见。到了大巴上,不知是因为他们到的最迟还是有什么安排,两人又坐到了一块。

       只是这一次路上没那么安静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有人带扑克牌来,玩法各种各样,只有一条,输的人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岳明辉昨晚并没有睡好,多少也有点紧张,此时却是困意袭来,冲大家说了句抱歉,也就戴着自己的耳机睡了起来。

       岳明辉好歹是他们的直属上司,不好意思闹,他们就更不会放过卜凡了。只是卜凡虽然还未入社会,但是打牌却是跟着学长学得极好,路上的时间,卜凡拢共输了两次,两次都是真心话。一次是问的“有喜欢的人吗?”另一次问的当然就是“现在你喜欢的人在这里吗?”两次都是肯定的回答,让车上的人有点激动,就要追问下去。

       卜凡有点窘迫,还好这时订的地方到了,大家的注意力自然也就被转移了。别墅就在海边,正对着一片沙滩,这一片属于私人地方,尤其现在并不是什么长假,并不会有什么游客过来。看到了地方,大家便也就自由组合去分配房间了。

       岳明辉在这儿有自己的房间,也就没有和大家一起去找房间,只是一进房间就扑到了床上,脑海里回响的是卜凡刚刚在车上被问到问题时的回答。虽然戴着耳机,却是没有开音乐的假寐,他说的话一句不落的都听了进去,即使知道不应该抱有期待,但是心里却又是真的生出了希望。

       想着想着倒是真的睡着了,梦里却是各种各样的卜凡,生活中切实见过的和岳明辉想象中的样子都有,只是梦里并没有告诉他,如果他真的告白了卜凡会不会觉得他恶心,有没有可能答应他的告白。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房子里很安静,站在房间的阳台看向海边,他们都在那里,夏日的海边烧烤,好不痛快。卜凡站在一个烤架前,熟练的转动着那些烤串,简单的黑色背心配短裤,却是有挡不住的帅气,部门里的几个年轻小姑娘都围在他身边,说着什么,闹着什么,很开心的样子。

       卜凡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回过头,拿手胡乱的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就冲他喊道,“岳哥,快下来啊,一起吃!”岳明辉招了招手算是应了,整了整因为睡觉变皱的衣服,想到烧烤味会粘在衣服上,没换衣服就走了过去。

        到了那儿,随手就拿起一罐冰啤酒,正要打开,卜凡却是抢先一步抢下了他的啤酒,“哥哥你睡了一下午,啥都没吃,先别喝冰啤酒,这我刚烤好的馒头片,你先吃点垫点,我再给你烤点肉去。”说着话笑起来的样子那还有一点凶相,那就是一只在向主人邀功等着主人摸摸头的大狗狗。

    “好,谢啦,凡子,我去那坐会儿。”岳明辉没有拒绝,指着不远处的一张小桌。

     “哎,那好,我一会儿烤好了给你送过去。”岳明辉点了点头。卜凡说完这句话,又回到了烤架前,全心全意烤起了给他的哥哥准备的东西,这回是彻底不搭理围在他边上的小姑娘们了,一心扑在烧烤上。

       岳明辉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不免有点开心,吃着的馒头片大概被刷了二十层蜜糖吧,不然怎么会那么甜。

       不多会儿,卜凡端着烤好的东西走了过来,本来有小姑娘打算一起过来,只是看到岳明辉坐在这里,还是怂了。虽然岳明辉这个领导平时和大家相处的挺好,但是发火的样子还是给小姑娘们留下了阴影的,毕竟也不是谁火气上来了,小几千的香薰说摔就摔,倒是卜凡来的这段时间连起床气好像都没怎么有过。

       两人坐在这里,当然不知道那里的小姑娘在想着什么。岳明辉给卜凡也开了一罐啤酒,两个人就这么坐在那里默默地吃着小烧烤,喝点小酒,倒是卜凡先开了口。

   “哥哥,你看着我。”

   “嗯?”岳明辉

   “我实习期要结束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嗯……年轻有活力,又踏实肯干,愿意学东西,挺好的,怎么,担心我给你实习报告写坏话啊。”岳明辉听卜凡的声音问的挺认真的。

    “哥哥,你知道的,我问的是你觉得我作为男朋友怎么样。”

     “原来是看上哪个小姑娘了来找哥哥谈心啊,放心追,我们凡子那么好,没有谁会不喜欢的。”岳明辉拿起啤酒转过头喝了一口,想掩盖住眼里的慌乱和失落。

     “那么哥哥你喜欢我吗?”卜凡问的更认真了。

     “哥哥当然喜欢你了,哥哥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只是岳明辉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把头转回去。

     “那么,哥哥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岳明辉猛地回头看向卜凡,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凡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我最开始进公司就是为了你,其实我就住在你的对面楼,只是你一直不知道而已,你不要因为我年纪小拒绝我,我可以照顾好你的。之所以选择现在说,就是怕错过了,想更快的更早的更接近你而已。”

       岳明辉强自镇定下来,让自己表现的没有那么激动,“既然你那么说了,那我也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前两天刚离的婚,还是你前嫂子提醒,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喜欢上你了,这一次,也是我想跟你告白来的,没想到让你个弟弟给抢先了。”说完就看向卜凡,卜凡却是有点呆住了,岳明辉拿手在卜凡面前晃了晃,被卜凡一把抓住。

      “你也喜欢我!”说着,眼睛明亮,目光坚定。

      “对,我喜欢你。”岳明辉没有挣开卜凡的手,而是冲着卜凡笑得更加灿烂。

        卜凡一下子跳了起来,站到岳明辉面前,“那,那哥哥我能抱抱你吗?”

      “当然可以。”岳明辉张开了怀抱,卜凡立马就抱住了岳明辉,恨不得能把岳明辉抱起来转圈。

      “那张照片果然是和老婆的合影,不过现在你是我的了。”岳明辉听到卜凡好像小声念叨了一句什么照片。

      “什么照片?”在卜凡终于松开他后,岳明辉这样问到。

      “没有!什么都没有!”卜凡松开他后却也是一脸傻笑的看着他。

        岳明辉那一点小小的好奇心也被这样的笑容融化,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这一刻在这两个恋爱了的傻子的感观中,海风都是甜的。




评论(2)

热度(33)